爱情三十六计2

“是。”不管认没认准,总之走为上计。瞬间一帮人便如老鼠见了猫般溜之大极。史韵儿是主人,应该算不得闲杂人等,因此只颤了一颤便仍伏于地。穆小文觉得自己是闲杂人等,跟着起了身往回走。

穆小文身子一顿,转过身来。她可记得如今李云尚的记忆里,她仍是被嫌恶。现在被他瞧到了这般模样,少不得又是一番冷嘲热讽。

“在外只当我是李公子,你们都坐下吧。”李云尚率先在石凳上坐下,崔宇明在旁边坐了下来,连史韵儿也看出皇上要做微服私访之态,平和受座才是正理,便挨着崔宇明坐。又见皇上似有些走神,便大起胆子观龙颜。

只剩史韵儿与李云尚之间的那个石凳,穆小文几乎是挪着走了过去坐,侧了身子对着左边的史韵儿,至于右边的强大气场,只觉半边身子都微微发麻,又哪敢看。见对面崔宇明抬了眼想说什么,便率先伸了手冷冷制止:“我胡诌是我不对,之后想报仇,随便就是。”

崔宇明抿了抿嘴,轻哼一声,懒懒将桃花眼移到别处。史韵儿似有些惊讶,抛过来的眼神分明是疑问:你们认识?

穆小文低了头,与他悄声咬耳朵:“不慎遇到过几次。”四人彼此都隔得近,要说听不到那是假的,但既然皇上摆明了要做出一番亲和的样子来,这种程度的圣前无礼自然算不得什么。

“这就是方夫人研制的扑克牌?”李云尚把玩着桌上未来得及收的,用木简做成的扑克牌,似乎颇感兴趣,声音并不可怕。可是这声称呼让穆小文僵直了身子,因为她看到眼前的史韵儿瞬间带了恐慌般的疑惑。

“是,她便是方墨的夫人。”李云尚纡尊降贵地解释,更让史韵儿有惊跳起来的趋向。

“民女有免死金牌,且被容许犯龙颜。”话刚出口,穆小文胸口便有些闷痛。他当初是在多么大的喜悦之下写下那封圣旨,而自己生生断了他的期望不算,如今这么快就拿来应付他。看来,她要背负愧疚和痛苦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李云尚那副长久隐忍和安静的性子,决定了他很难暴跳如雷,再气也是彬彬有礼,丝毫不失风度。因此闻穆小文此言,只是脸色更冷了些,同时又皱起了眉有些茫然,半晌有些孩子气地冷冷说道:“那朕毁了那封旨意。”

崔宇明在一旁懒懒:“你当初考虑得很周到,朝中大臣几乎尽数皆知,因此杀掉所有知情人灭口都不可能。毁那旨意只会被人耻笑你朝令夕改,毫无君威,若你执意如此,有更大的你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等着你。”

穆小文呆呆看着他和崔宇明甩袖翩翩离去,一时间只觉得头大。很偶然的一次相遇,就要改变她今后逍遥自在的生活?光看他的语气,不是很清楚他的喜怒哀乐,不过,就算旨意很强硬,她要是抵死不从,他应该也是没办法的。

方墨坐在书桌前正望着某样物件出神,见她进来,忙将东西藏好,换成微笑着迎上来:“小文。”

穆小文察觉到他的异样,只是眼下之事更为紧急,也顾不得其他的,急急说道:“皇上要召我进宫!”

穆小文轻轻执起他的手:“方墨,我知道你一向都瞒着我很多事,不想我为那些事发愁,能让我开开心心。可是,你不用事事都瞒我,想做什么说就是,不用犹豫。你想留,我们就留,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。”

经过那么多事,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,她以前不会,现在更是不会以为生活只有风花雪月,只有爱情。真的要开始过日子,就得面对生活所有琐碎的刁难。方墨以前尽管有些玩世不恭,但也是和平年代千娇万宠养大的孩子,心底最深处仍是善良孝义,要他完全忤逆父母,怕是很难。

穆小文紧紧执着他的手,方墨终于微笑,接她搂过来,闷闷地像在撒娇:“真想与你一走了之,到任何人也找不到的地方去。”

穆小文回抱着他,心里有些感慨。那个总想着置身度外自由自在的她,现在也能直起身子面对一切,即使痛也会微笑。而那个洒脱不羁的方墨,眉眼间多了不少沉稳,再怎么样的琐碎也开始耐心起来。

童话里是这样的结尾:从此灰姑娘与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可是是怎样的幸福呢?如果要写续集,定是柴米油盐,家长里短居多,然后两人在其中找温馨的幸福。想要新鲜刺激,华美轻扬的幸福,那就得是婚外恋了。

两人吃惊对望一眼,上前打开门,李云尚静静立着,冷清的目光扫过方墨与穆小文,接着侧过身去,望着远处。一旁的崔宇明懒懒打开圣旨,道:“穆小文与方墨接旨!”

穆小文双手举过头顶要接,崔宇明却轻哼一声,扔到地上。穆小文捡起来,不理他,站起来冲李云尚说道:“皇上请恕民女无礼,民女是绝对不会进宫的。”

李云尚本来没什么表情,听此话却转过身来,静静看了方墨一会,不掩饰他单纯精致脸上的失落:“你可知,朕只是想留住你而已。”

穆小文突觉可笑,原来她当真成了局外人。她还想,李云尚为什么会那么强硬地要她进宫呢。就算他已经能对她好脸以待,可毕竟是从前讨厌过的人,把她弄进宫天天相对,对他来说,只能算是折磨。

穆小文低头敛眉,沉默着不作声。方墨看她一眼,对李云尚说道:“多谢皇上的美意,只是皇上当真不必如此。皇上与小民互不相欠,过去的一切早已一笔勾消,皇上不必记着。”

李云尚的眼神真诚清澈,配上临风般的仙人之姿,安静得似不食人间烟火:“你不是小民。你一直陪在朕身边帮助朕,对朕来说,是很重要的人。文娘娘朕赐予你就是,你不必因此躲着朕。。。”

“皇上。。。”方墨出声打断他,脸色更是复杂。“皇上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。。。”

好感人的肺腑之言,没想到李云尚说起话来也这么感性。穆小文在心里轻轻笑了笑,她是怎么也不会再误会他还对她残存感情的了。否则,她也太自作多情。很好,这样相处起来,就会随性很多。

方墨疑惑,看了余下两人一眼,还是跟着出去,房内只余李云尚和穆小文两人。

气压蓦地变得凝滞强大,穆小文一下子紧张起来,却又不明白紧张些什么,别开脸目光躲躲闪闪,只盼着那两人进来。

李云尚就站在她对面,像在打量这屋子。朝着穆小文往前一步,两人几乎要贴紧。穆小文顿时心跳加速,一瞬间快要窒息,李云尚却又微微侧了身子,与她擦肩而过。

穆小文回过神来,跟过去,见是一个简单的挂饰,便说道:“那是民女兴起做的小玩意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李云尚微微笑,“看来朕让方夫人助朕取悦水心公主,是做对了。”

他毫不掩饰对那位水心公主的宠溺,温柔的目光就像穿透这屋子,看到了水心公主似的,面容绝色柔情,穆小文微微的失神。可能。。。她把那位水心公主估低了,也许他现在真的开始慢慢爱上水心公主,只是因为不会表达,所以被水心公主误会了而已。

一个月时间,不长,可也不短。在能人云集的皇宫中,能发生许许多多超估她想象的事。

她不是什么爱情专家,可是,即使能帮上一点忙,亲眼看着他不再那么寂寞,也许她会释然许多。

回转身想去找方墨,却见方墨就站在门口,有些惊讶,显然也是听到了李云尚的这句话。见穆小文看向他,也就回望过去,笑着点了点头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键 返回上一页, 按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