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最火一次性电子烟Puff Bar在美国被要求下架

6月3日消息,在美国电子烟市场接棒Juul爆红的一次性电子烟Puff Bar遇到了新麻烦。

负责监督消费品调查的美国众议院小组主席、众议员拉贾·克里希纳穆尔西(raja krishnamoorthi)今天对Puff Bar公开发难,要求FDA将这款爆火的电子烟产品从美国市场撤出。

「Puff Bar正在迅速成为新的Juul。它价格便宜、色彩鲜艳,类似于Juul装置,并具有芒果、香蕉冰、粉红柠檬水等青少年喜欢的口味。FDA应该采取公共行动,特别是根据证据证明电子烟如何导致冠状病毒患者恶化的结果,这是公共卫生的责任。」

但他说已经有证据证明电子烟如何导致冠状病毒患者恶化的结果,就很搞笑了,现在连新冠病毒都没搞清楚来源,全球都在加班加点研发疫苗,谁证明了电子烟跟新冠恶化有关系?

莫不是这家伙把电子雾化肺炎和新冠肺炎混为一谈了,但那和尼古丁电子烟并没有关系。

2019年9月27日,众议院小组委员会要求电子烟公司停止广告,牵头者正是这位老兄,他说此举是维护国家最宝贵的资源之一青年的健康和福祉。

2019年10月8日,他又提出了一项法案,该法案要求限制电子烟中尼古丁的含量。

为了引起注意,他甚至很夸张的对媒体表示,「年轻人中的电子烟流行非常猖獗,人们现在快死了。」

他在美国时间6月1日向FDA发出了一封信,要求FDA行使其全部法定权力立即清除一家名为Puff Bar的公司出售的所有风味电子烟产品。

他认为Puff Bar似乎直接违反了FDA的认定规则,并可能受到强制执行。

2018年5月16日,FDA将电子烟视为烟草产品管理,但须遵守FDA的授权和执法行动。该规则为自2016年8月8日起投放市场的产品设置了宽限期。

Puff Bar在其网站上表示,该公司于2019年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成立。

公开信认为,Puff Bar一直在分发带有独自休息主题,一幅卧室图像和一条信息的广告,以“逃避父母的文字”。广告的目的是说服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放学回家的孩子,在他们的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可以在他们的房间里吸烟。

尽管Puff Bar没有获得FDA的批准在美国上市,但该公司声称其产品比香烟更安全,因此提出了多项修改后的风险声明。

例如,在Puff Bar网站上的官方博客文章中,该公司表示:Puff Bar创立时考虑了三个核心价值:简单、有价值并为香烟提供了更健康的替代品。

同样,Puff Bar将其产品描绘成一种戒烟装置。例如,Puff Bar在其网站上说,Puff Bar旨在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帮助人们戒烟。

Puff Bar还出售一种名为Puff Krush的产品,这似乎是一种新烟草产品,专门设计用于绕开FDA的部分香精禁令。Puff Krush可以添加到其他电子烟设备中,将其转换为调味产品。

FDA曾经在今年2月开始实行调味电子烟禁令,将烟草和薄荷醇口味的换弹电子烟禁止在美国上市销售,但将专业电子烟商店里的开放式系统以及一次性小烟进行了豁免。

Puff Bar正是利用了Juul下架水果口味烟弹和一次性电子烟被豁免的空隙,成功成为了新的选择。

在当时美国调味电子烟禁令发布时,FDA烟草产品中心主任Mitch Zeller表示,根据这项政策,如果我们看到有电子烟产品是针对青少年的,我们将采取行动。

他领衔的小组委员会先前曾向FDA写信,告知了在2020年3月6日不对Puff Bar提起诉讼的危险。

蓝洞曾在今年1月份率先报道了Puff Bar,神秘电子烟Puff bar火爆美国:传每日出货70万支。

简单来说,Puff bar其实就是像国内小彩条类的一次性电子烟借尸还魂去了美国,你可以认为这是美国版小彩条。在国内寻找代工厂,使用扁烟模具生产贴牌,只是换了个名称,背后操盘手是加州最大的电子烟批发商GG公司以及深圳DS公司。

这句话大意是,与所有上瘾危机类似,年轻人对电子烟的使用正在转向不同产品,例如Puff Bar和SMOK。新政策要求整个市场采取与Juul类似的整改措施。关键是制定T21规则,否则我担心,明年我们还会要制定更多的电子烟政策。

Puff Bar在国内的代工厂有赛尔美、吉瑞和云顶等。有趣的是,小彩条的代工就是吉瑞生产的,几方一合计,换个马甲就去美国市场淘金了。

消息人士透露,Puff Bar目前在美国开始有降温,一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,库存积压和运输成问题,二是国内很多代工厂也开始生产模仿Puff Bar的产品,有的是起个别名,有的干脆也贴同样的牌,这让中美两家操盘手很不爽,最近他们还发起了起诉30多个批发商和零售商的诉讼。

PMTA由于新冠疫情影响,已经从截止日期5月12日推迟到9月9日,这被普遍认为是电子烟的利好消息,各家电子烟品牌可以充分准备提交烟草应用申请。

对于Puff Bar这样本身不在调味电子烟禁令的一次性产品来说,延迟也是好消息,不过,FDA的执法规则有个口袋条款,如果发现有以下情况者,一样会被撸掉。

FDA此前在公告中说,打算通过重点关注未获得上市前授权的以下产品组,优先针对这些非法销售的尼古丁电子烟产品进行执法,其中一条为:

换言之,如果美国青少年电子烟流行真突然转向了一次性电子烟,这些产品依然会在被撸之列。

所以,raja krishnamoorthi这位老兄应该是抓住了这条口袋条款,搜集好了各种资料对Puff Bar发难。

一切都要看FDA最终的判定了。如果同意了众议员的公开信,将Puff Bar下架,那这条快钱产业链就到了梦醒时分。

青少年电子烟流行病倒是极好的理由,如果FDA不同意公开信内容而不予处理,那Puff Bar会更加火爆。

不过,想要继续卖Puff Bar,只需要提交PMTA申请即可,提交申请后一年之内仍然可以售卖。

由此计算,如果本次未被下架,再加上9月9日申请PMTA,Puff Bar的在美国市场的时间窗口至多还有15个月。

但PMTA单项申请费用在11万美元左右,每个口味,每个设备都需要单独付费,按照Puff Bar如此丰富的口味,这笔费用不菲,这还不算为PMTA准备的人力和研究等。

蓝洞获得的一份非官方数据显示,Puff Bar在今年3月份出口额度大概在400万美元左右,各位老司机可以推算每月出货数量,以及正常月份数据。

其实,这个快钱产业链上的所有人也都知道,这一波,就是赚快钱,能赚多久就赚多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